她瞇起眼緊盯攤在床上的那條裙子。那是條美麗的裙子。美麗的會讓人產生錯覺,像是該有雙圓潤修長的腿將它撐起,向上長出柔韌軀幹,婷婷裊裊如柳枝。但這裡只有她一個人。她想起母親剛剛叮囑的話。

「妳啊,該像個女孩子一點。」

這句話她不知聽了多少遍。

「正好我今天逛街看到這件裙子,覺得很適合你。快穿穿看吧。」

母親的笑靨如花。母親是個強悍獨立的女性,有不容侵犯的自尊。但她偶有機會見識母親的另外一面,喜歡可愛的東西,天真爛漫如少女。母親現在也懷著純粹欣喜的期待,希望可以看見長大的女兒,展現青春亮麗的風貌。期待為女兒的美麗驕傲。

這是一個普通母親會有的普通願望,而她也該像個普通女兒一樣,開心的穿上裙子,為自己的美麗驕傲。但她心頭總有揮之不去的疑惑,這使她現在仍只是盯著那裙子猛瞧。「該像個女孩子一點」──這句話是多麼的弔詭啊,她想。她毫無疑問是個女孩子…她低頭看看自己隆起的胸部。話說,就算她的胸部平到看不出來,她還是個女孩子。那這句話顯然很奇怪,如果她是女孩子,那她表現出什麼樣子,女孩子就該是什麼樣子…為什麼她要去為了成為「女孩子」,而特意去模仿什麼東西呢?這點困擾了她很久,她始終想不明白。

這個世界總有這麼多聲音,就像空氣中飄滿了孢子。女孩子心中有一棵樹,那是她認為全世界最美麗的樹。白色樹幹,藍色葉子,大如蘋果的白色果實。滿樹如飛羽、如簇簇火焰飄揚的藍是無雲晴空的湛藍,而若近看,將可瞧見近似透光海水的淺藍葉脈。她小心翼翼的守著那棵樹,護著那棵樹,每天閉眼就是要到種著那棵樹的角落看一看,不看見它完好就不舒坦。但是空氣中有那麼多孢子,只要她呼吸,孢子就會不間斷的飛進來。它們迅速的附上那棵樹,女孩只能慌亂的忙於拔除。細細的菌絲無孔不入,頑強又難以察覺。於是她如潔癖般不斷重複拔除的動作,總覺得拔不乾淨。

她繼續看著那裙子,想像她穿上裙子的樣子。那裙子這麼的漂亮,就算她本身並不出色,穿了它也會好看許多吧。但想到這裡,她卻覺得彆扭又尷尬。不論她再怎麼打扮,她都不會美過心裡那棵樹。當她開始裝扮自己,獲得別人的驚奇目光和讚賞,她就覺得背叛了那棵最美的樹。看看我心裡那棵樹,她在心底默默的吶喊。拜託看看它,它是那麼美麗。然而除了她自己,沒有人能看見它,願意相信她的描述的,也只有少數人而已。

「換好了嗎?」母親在門外催促,喚回了她漫遊的思緒。罷了吧,反正換上裙子確實變好看,別想那麼多。她喜歡美麗的東西,她不得不承認變漂亮她是開心的。她讓喜悅的潮水漫過不安的礁石,換上裙子帶上門離開。



身後黑暗的房間裡,悄悄探出了一苗白色的樹芽。




繼續閲讀

自我介紹

炎狑

Author:炎狑
歡迎來到FC2部落格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