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te/ZERO —— 「子供の頃、僕は正義の味方に憧れてた」


終於把這部追完了XDD看了這麼多同人文,結果現在才來把原作補完(掩面

以下是對某些角色非常簡略的感想,和中二的妄言(靠



首先是Saber...一開始看動畫,我不是很喜歡她
覺得是個喜歡唱高調,有點自負的理想家。主要是因為動畫前面Saber沒有什麼表現,但是一直大放厥詞的關係。

但是開始看小說之後,越看到後面越喜歡她。怎麼說,她其實跟切嗣非常的像,只是兩人所選擇的道路不同:一個投身於黑暗,一個追求光明。但他們都是將身為人類的自己獻祭,試圖去完成神才有可能達成的工作。當然,耗盡一生,拼命去追求的目標遭逢慘烈的失敗。無論擁有如何高潔的情操,身為人就不可能超越人類能力的極限。

而讓我喜歡Saber決定性的點是,她對切嗣的態度。我不可否認有私心在裡面(淦
雖然Saber對切嗣的作為深惡痛絕,但她肯定切嗣和她相似的目標,並期望互相理解,一起努力
甚至在最後,切嗣命令她親手砍了她精神所有的寄託和希望——聖杯,所激起的強烈情感之下,對於切嗣,比起憤怒,更多的是疑惑。即使到了這個時候,她也依然試圖理解切嗣。許多同人設想切嗣再次召喚Saber的場景,Saber往往是無法抑止的狂怒。但我想,Saber在一刀砍過去之前,在報復「背叛者」之前,會先再次詢問切嗣「為什麼」的吧。
而相反的,就算她再次這麼問,我想切嗣還是不會解釋的。切嗣輕視Saber把她看作是個天真的小女孩,但在這方面,他確實比Saber幼稚的多。有同人比喻Saber是缺乏彈性的黑鐵,容易攔腰折斷;但比起她,切嗣是更加冥頑不靈的吧。Saber在最後痛悔自己的過錯,質疑自己並放下傲氣;那切嗣,成為士郎的父親並後悔沒有及早放棄理想的切嗣,若真的再次見到Saber,會願意改變,對她釋出善意進行溝通嗎?我真的很想知道。



再來說雁夜。所謂「輕如鴻毛」的死法就是如此吧。忍受人所不能忍之痛苦,只為了拯救...跟他相比,Saber和切嗣又是相對幸運的吧。從頭到尾,沒有人稱讚他,沒有人感謝他,甚至受到所愛之人的憎恨。和切嗣一樣是「終其一生毫無成就,亦毫無所獲的男人」,但切嗣有士郎和紅A如信徒般的崇拜追隨;但雁夜卻真如螻蟻一般難堪的結束一生,在角落無聲無息的腐敗,然後被遺忘。最後小櫻對於雁夜的感想,簡直令人心寒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這場奮鬥以自欺欺人開始,也以自欺欺人告終...而這沉溺在美夢中的結局,卻也是唯一值得欣慰之處吧。雁夜是只能留給讀者來愛的,令人心酸的無名英雄。



最後來談切嗣。我想很多人都被我騷擾過了(還敢說),這是我在Fate/ZERO裡最喜歡的角色。
其實一開始看動畫的時候我對他沒什麼感想,反而為雁夜感到悲憤。結果一去看小說序章,馬上命中好球帶(淦


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時候吧。當機運來到;當命運降臨,在你面前,展現你應當完成之事。

你知道你應該怎麼做。基於道德,基於道義,基於自己內心的天秤。

而你不一定要背負這個責任,有的時候,面臨的僅僅是內心良知的譴責。

這些事情每天都在發生吧,或大或小,無數的機運。但你能完成它們每一項嗎?有人敢說,面對每一件事,都盡了全力,做了正確的選擇嗎?

因為怠惰,因為害怕需要付出的代價,因為未知的後果,很多時候,我們背過身去。有時候這是無可厚非的,徹底的為了貫徹道德而活,這是聖人才有可能做到的事。

但是現在,有一個人,他毫不遲疑,每次都能依循自己內心的天秤,最快速的做出決斷。對自己比任何人都狠;源於善良,捨棄所有的私心。為了素昧平生的他人,他不給自己任何溫存的機會。

也許他距離聖人相去甚遠;也許他犯下無可挽回的大錯;也許他只是一個可悲可憐、耽於虛妄的夢想家。

但就這一點、就是這一點,我該死的喜歡他。





我想切嗣行動的真正原因,都是想挽回最初的那場大火而已。所以他不允許自己再犯任何過錯,再出現一點僥倖的心理。有人無法理解他炸毀娜塔利亞的飛機,認為仍有可能在不犧牲任何人的情況下讓她活下來。但他們忘了,最初切嗣就是因為想要救夏蕾,所以害死了整個村莊的人。他可以說服自己他沒有錯,但是他沒有。而他耗盡一生來贖罪,卻帶來了另一場大火,這是對他妄想成就神之業所進行的懲罰。還好奈須留給了他士郎,讓他有個安寧的逝去,得到最後的救贖。








Fin.





打完切嗣我就心滿意足了(靠),看到現在的朋友們,感謝你們容忍我的花癡(掩面

自我介紹

炎狑

Author:炎狑
歡迎來到FC2部落格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