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0.










好暗。

這是她產生意識的那一刻,腦中出現的第一個想法。就像點著燭蕊,燃起的第一抹火星那樣。微弱、搖曳、忽明忽滅,但是存在。

好暗,什麼都看不見。

她的精神之火逐漸壯大,但無法驅逐黑暗一絲一毫。清醒只讓她更深刻的感受黑暗這件事。

維持著張眼但盲目的狀態,她往前走。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,盲目的往前。

接著…


那個出現了。就像本來就在那裡一樣,清晰的在眼前浮現。

啊,原來是這裡啊。她感到安心的鬆了一口氣。

她知道那是什麼。她知道那個的觸感、那個的紋路、那個每次發出的聲音;也許是「扣扣。」、也許是「喀啦。」每次都嚇了她一跳,有時候她幾乎真的跳起。

她把手放到那個冰冷的、熟悉的握把上。她覺得很開心,而且很溫暖。安全感驅散了周圍的黑暗,她迫不及待的壓下…


不。不行。


顫慄爬上她的背脊。舔拭腳跟,滑過腿腹,合於尾椎,爬上、爬上。
我必須回頭。她想。現在,我必須回頭。她渾身僵直,頭腦一片空白。只能用本能全心全神的接受那個壓倒性的、絕對無法抗拒的不祥─而它們全部都在說:「回頭。」

她只能顫抖著,回頭。


於是她看見了,倒臥在地的那個女人。那頭她最喜歡親暱的撫摸,最柔軟最滑順的頭髮,如今悚然的散亂絞纏,如有生命般的蓬勃、噴灑、脈動…因為,她在痙攣。一波一波絕大能的輻射,耗盡能量的,痙攣。



不!!!!!



以這怠惰軀體所能運轉的最大速度,她衝過去。衝過去,狠狠跪下,顫抖著伸手,想將她扳過來。


然而,她的手穿了過去。


時間彷彿凍結。她再次呆然靜止,而現實依舊在她眼前沸騰。


她不屬於這裡。她無法觸摸到她…

但是,她可以觸摸到那個。


她站起來,轉身,再次衝了出去。用力之猛使她差點一頭撞上。但是她到了,她馬上就可以救她,只要出來…懷著熔穿冰凍的希望,她低頭。


那裡什麼都沒有。


沒有,沒有她剛剛才握上的冰冷。沒有門把。

她已經失去了進入的機會。


悲愴鋪天蓋地而來,將她滅頂。她再也沒有站立的力量,跪倒在地。抱住頭,以保護自己的姿態蜷曲在門前。這每次都能輕而易舉打開的房門,此時卻是如此的高大而牢不可破。沉溺於絕望之中,洪水沿著孔穴進入,滲透肌理,導入血管,奔流匯聚…在抵達中心之火的前一刻,化為油。


而後,引爆。



她彈跳而起,撕心裂肺的嚎叫,撞向門。

滑下。再次躍起,撞向門。

就這樣持續的,將自己拋擲出去,砸向門。

出來…

砸。身體很痛,快要散架。腦內嗡嗡作響。搖搖晃晃,奮力爬起。

出來啊…

砸。額前黏糊一片,火辣辣的疼。髮絲黏到眼前都看不清了。她頭暈目眩,眼瞎耳聾。

快點出來!!!

砸。用盡全身力量,最用力也受創最深的一次。她像破布一樣攤在地上,鮮血從前額汩汩流出。

不行…快起來,我必須…

身體殘破不堪,但神經中樞嚴厲的下令。

快、快點…快點動起來!不然、她會…



她會什麼?



腦內巨大的雜音不知何時已散去。這時她才發現,四周安靜至極。

她的心臟彷彿凍結。顫抖著用意志力撐起分崩離析的肢幹,回頭。



那副深愛的軀體早已靜止。



在這一刻,她無聲無息的蒸發。







然後───








「咿呀─」


她的面容劇烈的扭曲。

你這時候還來做什麼!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!不,不要出來,我不想看到…

她知道門後有什麼。她知道,所以現在經驗了最大的恐懼。比之前都要恐懼,比之前都要瘋狂──


門後的是、那張全世界最醜惡、猥褻、噁心、畸形、罪大惡極、令人髮指、事不關己的、微笑的臉──








門開了。















指尖一陣刺痛。好冷,她睜眼。看不到,什麼都看不到。她摸到了不知道什麼東西的碎片。裸露皮膚接觸地面的部分,粗糙冰冷,又有點黏著。顆粒的觸感,是柏油路。

她坐起來。四周一片黑暗。


是了,這就是她應得的。

品嚐著苦澀的鹹味,她笑了。








繼續閲讀

自我介紹

炎狑

Author:炎狑
歡迎來到FC2部落格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